乡情牵两岸/老兵返乡报亲恩 朱泰荣见父得偿所愿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09-12
乡情牵两岸/老兵返乡报亲恩 朱泰荣见父得偿所愿▲朱泰荣父亲与家乡亲友们餐叙。(图/朱泰荣提供)

由浙江宁波机场急驰回临海老家,约莫是下午两点多钟光景。车子驶近杜桥车站前的小三角公园边,还未停妥,外头的炮仗、火花、沖天炮等已迫不及待地施放,而鼓号乐队也开始震天价响的演奏起来。

后座的堂哥捧着堂伯父的骨灰下了车,好多位姑嫂姨婶立刻围拢过来,悲凄哀切的嚎啕大哭起来,刚下车的父亲只得赶紧上前劝阻,周边至少有上百位亲友群众围观,现场一片混乱。迎灵法会在法师按流程仪式结束后,堂伯父的骨灰随即送至山上墓园入葬。

从民国76年政府开放大陆探亲后,这次送回堂伯父骨灰,是父亲第22次的返乡之行,也是我在退役后,首次随父亲回到大陆老家探亲。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,但所见所闻感触良多。

因为家中生活实在太苦,父亲在民国38年跟随国军部队来台后,将近四十年与故乡断绝音讯,即便已在此地结婚生子,但「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」的啮心思念,应该是他们这一辈饱嚐流离颠簸滋味叔伯们的最佳写照。

开放探亲隔年,父亲从返乡亲戚口中得知,自己的父亲已经过世,但老母亲则仍然健在,即使再过一年就可达到最佳退伍年限,但他不顾长官的好意慰留,立刻提出退伍申请,如愿在民国79年回到故乡,和四十年未见的老母亲团聚。

父亲在讲到这段过程时云淡风轻、波澜不惊,但我从几位表哥现场转播式的描述中(如父亲在最照顾他的姊姊的墓前哭到打滚,几十位晚辈齐声痛哭劝阻的场景),仍可适度揣摩体会,在得偿那段40年无法与至亲聚首的刻骨铭心相思所愿,胸中块垒尽去后的那种极端悲喜起伏的心情。

奶奶过世,对于父亲的打击虽大,但他能在母亲仍健在的时刻,尽到为人子侍奉亲前的孝行,总算稍稍沖淡那股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苦。除此之外,这二十多趟返乡探亲之行,时间跨度了20多年,父亲感触最深的,便是大陆从贫穷到富裕的过程。

刚开始返乡的前面十几年,根据父亲的说法,家乡的许多亲戚们,真是「可怜兮兮,很多穷到连裤子都没得穿」,于是每次回去,父亲都会按照亲戚们的家户状况,给予不同的经济援助,但「最近这十年,大家都有钱了」。

根据首次回乡之行的观察,对父亲的说深表同感。虽然较为乡下的亲戚,日子过得尚属一般,但住在市镇区的堂哥辈们,则几乎是家家都有好几套房子,出则好(豪)车代步,购物餐饮更是毫不手软,生活水平直逼台湾大都会区,而老家在大陆却连第三线的城市都还算不上;至于那些到外地省份做生意的子姪辈,年收入在百万人民币以上的,更是所在多有。

和父亲同时来台的堂伯父,终于能够魂归故乡,也算了却其心愿。而週边亲朋老友们逐渐凋零,看在近90岁的父亲眼裏,自是不胜唏嘘。不过,他把台湾及浙江都看做是自己的家乡,一个是出生地,消磨了二十年光阴;一个是安身立命之所,住了超过一甲子,「你看看,两岸还有什幺好分的?」仔细想想,还真是这样!

乡情牵两岸/老兵返乡报亲恩 朱泰荣见父得偿所愿▲堂伯父骨灰送回老家后,在户外举行迎灵法会。(图/朱泰荣提供)

作者:前国防部青年日报社上校社长朱泰荣